第三十五章 君mèi mèi的约会(一更!求收藏!)

    楚尹很满意现场的效果,很是绅士地走上台去,一般的长相配着朴素的衣着,但有种说不出的高贵,这种高贵是与生俱来的,就跟五官一样是从娘胎中带出来的。

    在众人的羡慕嫉妒恨中楚尹和姜君站在了台上,一个修长挺拔,一个高挑曼妙,就仿佛是天生一对,不过一个长相有点孩子气,一个长得太倾国倾城,尽管如此大家心中都生出楚尹和姜君是天生一对的念头。

    “真配啊!”路了了不仅惊呼道。

    随着悠扬静谧的伴奏声响起,楚尹深情望着姜君,眸中恍惚,几许淡伤,几许欣喜,仿佛回忆起了什么。

    有点小怒的姜君在接触到楚尹清澈惹人怜惜的眼神,心中竟然一片空明,隐隐有几分好奇之意,眼前的这个男孩到底有什么不为人知的故事。

    楚尹开唱:又是一个安静的晚上一个人窝在摇椅里乘凉我承认这样真的很安详和楼下老爷爷一样姜君:听说你还在搞什么原创搞来搞去好像也就这样不如花点时间想想琢磨一下模样今夜化了美美的妆······如果再看你一眼是否还会有感觉当年素面朝天要多纯洁就有多纯洁何曼婷:不画扮熟的眼线不用抹匀粉底液······歌声已停,但迷人的旋律还久久地徘徊在众人心田之中,久久无法消去。

    有一种美叫素面朝天,有一种帅叫朴素无华,有一种情叫一见钟情,有一种爱叫暗许芳心。

    楚尹眼眶已经湿润,谁说男儿不流泪?男儿两行泪,一行为苍生,一行为美人!

    物是人非,江柔的影子依然在,曼妙身姿,倩倩世无双。

    姜君一半欢喜一半愁,美眸中泪花闪动,目睹了一个伟大而平凡的爱情,原来爱情可以这么幸福,这么让一个男孩牵肠挂肚,好羡慕那个女孩。

    但姜君也有些委屈,为什么自己是那个替代品呢,为什么自己不是她呢?姜君不禁为自己的想法感到羞愧,自己不是已经有男朋友了吗,怎么会这么想,而且眼前的楚尹那一点比得上尹天仇?

    “哗·······”

    掌声再一次响起,为姜君,也为楚尹,更为这首天籁之曲。

    楚尹不知道,他再次成了京华大学的焦点名人,学校贴吧里面《**丝男的逆袭之女神素面朝天》已经瞬间有过千的点击量。

    京华大学对面月浅咖啡馆。

    “尹少你看贴吧了吗?”董乐小心翼翼地问道,而尹天仇安静地望着窗外,手上的咖啡早已没了热气,咖啡杯边没有任何痕迹,很明显一口没喝。

    要是让楚尹见到尹天仇的话,肯定会大吃一惊,尹天仇就是那个开宝马的围棋社社长。也是萧潇口中“被诅咒的美男子”。

    楚尹在欢呼声中下了台,头微微上翘,为的是不让眼泪流淌出来。

    “老大你怎么激动到流泪了?”路了了眼尖,立马发现了楚尹的异样。

    楚尹抹了抹湿润的眼眶,轻声道:“低调”。

    哇靠!原来是泡妞的一招啊!奥斯卡yǐng dì啊!路了了眼中再次折射出崇拜的光芒。

    华协分享会接近尾声,值得一提的是学姐学长们竟然请来了留学生以及老师助力,这让协会显得更加有实力。当下基本上所有的人报了名。

    不过楚尹唯独没有报名,微微一笑,便朝外走去,突然妙人儿姜君挡在了前面:“你能不能稍等一会?”

    楚尹看着希冀的面孔,自然知道她的目的是什么,不过还是很礼貌地点了点头。

    很快路了了几人报完了名,急匆匆地跑了过来,不料楚尹却开口道:“你们先回去吧,我还有事”。

    本来路了了是要调戏一二的,不过当看到楚尹忧伤的眼神时,立马明白楚尹这是要去泡妞了,自己还是不要当电灯泡啊,点了点头与樊东流王想两人离开。

    大概等了二十分钟,大一新生才走完,而姜君也有些着急地走了出来,面上的红晕让人迷醉,楚尹差点再次陷入沉思。

    “等着急了吧?”姜君脸上满是歉意。

    等měi nǚ有等着急的吗?楚尹心中嘀咕了一句,面上带着和善的微笑:“能够等姜大měi nǚ就算是一辈子,我想也有一个连的人在排队吧?荣幸之至!”

    忽然姜君面色一变:“我想让你知道的是你千万不要对我有什么想法,我已经有男朋友了,其次我也不想让你当成替代品,我只是想听听你的故事罢了”。

    楚尹心中暗惊,姜君竟然知道自己将她当成了江柔的替代品,不过前一句就说的有些过了。

    “我只是找到了她的影子而已,替代品是对她的侮辱,更是对你的侮辱”楚尹淡淡地说道,认真的样子让别人丝毫看不出他是在演戏。

    姜君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然后轻声问道:“能不能请你喝杯咖啡?顺便听听你的故事”姜君由于羞涩,俏脸此时变得绯红起来,这可是她第一次主动邀请别人。

    “有何不可”楚尹觉得vae今天长得真是太帅了,嘿嘿!

    浪漫时光咖啡屋,在学校最受情侣欢迎的店铺之一,此时里面坐着成双成对的情侣,更主要的是楚尹竟然看到了两个男同胞在那激吻。

    “······”

    楚尹差点吐了出来,赶忙将脸偏向一边,这场面杀伤力好大啊,比起什么降龙十八掌,挤奶龙爪手都要更胜一筹。

    楚尹和姜君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还好离那对奇葩很远,楚尹暗喜了一下。

    “你要什么?”姜君轻声问道。

    “随便,你来什么我就来什么”。

    “fú wù员两杯卡布奇诺”。

    ······不一会儿热气腾腾的两杯咖啡端了上来,姜君轻轻抿了一口,然后用清澈的眼神望着楚尹。

    楚尹面无表情,眸中闪过一丝哀伤:“她叫江柔,和你一样的优秀,她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女孩子······”

    顿了顿楚尹又道:“那是一年冬天,我去山上打猎,发现了一个受伤的女孩子,她的双腿早已骨折,身上也被划伤了很多,苍茫的大雪几乎将她覆盖,然后我救了她,将她背后我们村里,每天帮她敷药,喂食,那一段时光很快乐,很快乐,就这样我们相爱了,也许有些突然,但都是注定的,只不过门当户不对,我远远配不上她,最后她家里来人了······楚尹说得缓慢,姜君听得认真,两人的心中都泛起了涟漪。

    “她一开始跑出来的原因就是家中的*婚,而那个人是个色~魔,但我没有办法,反抗的话不仅遭殃的是我,而是整个村子······”

    姜君的眼泪再也无法抑制,哽咽一声全部流了出来。

    “我没有办法,我就是个废人!”楚尹吼了一声,结果遭到周围人的异样,而且当大家发现那个妙人是姜君时,更加惊讶不已。

    这小子踩狗屎了?怎么会和姜大měi nǚ约会,还把她感动哭了!

    让一个女人疯狂那就是让她爱上一个男人,让一个男生疯狂那就是让他失去心爱的女人。

    楚尹现在的演技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要是去参加什么奥斯卡的话,一定会是yǐng dì!

    最后楚尹和姜君两人在哀伤中分别,而且姜君还给楚尹留了手机号码,并告诉他悲伤的话就找自己聊天。

    晚上楚尹并没有回到阳光公寓,而是住在了宿舍,打diàn huà给紫慕情要她按时喝药。

    ······第三天,大一新生正式上课,楚尹几人如期而至,四人进到教室后直直朝最后一排走去。

    霍霈雪狠狠地瞪着楚尹,昨天这家伙竟然公开吃豆腐!

    随着上课铃响,一个四十岁左右的女子走了进来,开始第一堂课:高数。

    突然教室外面声音嘈杂,四五个西装革履的中年人走进了教室,看样子应该是学校领导。

    领头一个楚尹竟然认识,就是那个围棋社测试的老头,不过现在的他仪表非凡,平和而不失威严的面容带着微笑,笔直的身躯看起来瞿烁有力,身上自然地散发出上位者的气息,而且是常年沉淀累积的,让人感到平和的同时也感到威压。

    “校长好!”高数老师立马恭敬道,脸上带着欣喜,很明显见到校长一面不容易。

    “你是校长?”路了了有点不确定地问道。

    校长呵呵一笑:“是的,我就是京华大学的老大李大珩”。

    此语一出全场哗然,传说中一年364天不在学校的校长竟然出现在了自己的班级,这是荣幸啊!

    不过楚尹还是一如既往地淡定,刚开始来的时候就有点怀疑。事后让樊东流查探,结果一无所获,所以楚尹肯定李大珩绝对不简单。

    “楚尹我们又见面了”李大珩突然朝楚尹走来。

    楚尹起身然后有点埋怨地道:“李校长欺骗的我等好苦啊!”

    “哈哈,你小子也不简单啊!”李大珩笑道。

    全场一片寂静,楚尹,到底是什么人啊?看起来与传说中的校长怎么像是故友似的。

    接着李大珩一脸严肃,对着楚尹道:“本来我也不会以真面目示人的,不过这次有点麻烦了,确切地说应该是华夏文化有麻烦了”。

    “莫非是东岛国访华团?”

    “正是!”李大珩眼中的赞赏之色又多了几分。

    楚尹是网上得来的消息,说是东岛国组团访华,实则来挑战华夏的棋道武术等。

    “东岛国这次是有备而来,有一位叫黑幕的棋道天才已经连挫我华夏棋道七大名宿,而他今年也才十七岁!”。

    语不惊人死不休,这句话瞬间引爆了全场的气氛,七位棋道的泰斗竟然败给了一个十七岁的毛头小孩!这太震惊了!

    “李校长乃华夏第一国手,想必黑幕这次是冲着你来的吧?”楚尹哂笑道。

    李大珩一脸为难:“是的,他们最终的目的是羞辱我华夏文化,黑幕的师父失野是我多年的老对手,而他这次扬言叫黑幕和我的徒弟比试,结果我还从未收过关门弟子,这不来找你们了”。

    ps:感谢定襄犁耕、亘古秋水、凌云之志各打赏一百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