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雪音韵来了(求收藏!)

    “我没有”徐诗涵低着头没底气地道,面色娇羞地能够滴出血来,也就只有楚尹才能让她变得手足无措。

    楚尹身子往前凑了凑:“等一会我们到没人的地方吧”。

    徐诗涵身子一躲再躲,最终妥协了下来,怯怯地道:“好吧,那就找个没人的地方吧”。

    想到自己的初吻徐诗涵心中就有十几只小鹿在乱跳,但是心中隐隐有一种任君一亲芳泽的冲动,自己都不知道怎么了,难道自己喜欢上楚尹了?

    噗嗤!

    看到少女怀春的样子,楚尹再也忍不住笑了出来。

    “你怎么笑了?”徐诗涵满脸的疑惑。

    楚尹停止了笑容:“好了,今天就不履行约定了,大家还看着呢“。

    听到楚尹的提醒,徐诗涵才向周围看去,结果发现大家都脸色古怪地看着自己。路了了还还做了个加油的手势。

    这下徐诗涵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一向严肃的她何时在同班同学面前失态过。

    最后大家提议全班去酒店吃饭庆祝下,本来楚尹也是要去的,结果接到了自己师兄汪洋的diàn huà,说晚上雪音韵就要到燕京了。

    雪音韵的演唱会不是在三天后吗?怎么这么早就来了?

    疑惑归疑惑,但是楚尹还是满口答应了下来,不过也敲诈了汪洋一笔。

    楚尹告别徐诗涵等人后,就先去了商场,买了一套黑色西装,黑墨镜。

    晚上,燕京九龙机场。

    一个带着墨镜一身黑的青年在大厅里面等待着,而且还举个小牌子,上写了一个雨字,一个冷字。

    此人正是楚尹,燕京此时的天气还很热,一身黑西装的他难免显得有点格格不入。不过他的额头上没有流出一滴汗。

    忽然两道人影引起了楚尹的注意力,尤其走在前面的那个高挑女子。

    瀑布般的长发随意批在肩头,脸上虽然带着大号的墨镜,但是额头的肌肤白皙泛着晶莹的光泽。盈盈不握的细腰扎着蓝色的丝带,一袭华丽的白裙透着淡雅脱俗。

    楚尹敢肯定,躲在墨镜下的绝对是一张美到令人窒息的面庞。而且这个女孩就是那大名鼎鼎的雪音韵!

    果然那两个女子看到了举着牌子的楚尹,略微沉思一下便朝楚尹走来。

    “你就是汪洋派来的吧?”另外一个女子问到,语气中透着高傲冷漠,这让楚尹有点不舒服了。

    楚尹点了点头,那女子再次道:“从现在起我们的性命就掌握在你的手里了,要是我们有什么差池,可不是你一个小保镖所能承担的!”。

    这下楚尹彻底被激怒了,女子的高傲已经击溃了他的心理防线,楚尹目光一冷,即使带着墨镜,前边的两女也能感到寒意。

    楚尹道:“首先我接到的任务是保护雪xiǎo jiě,而不是你,你出了什么事,与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你······”女子刚要发怒,就被一旁的雪音韵拦住了:“琴姐!先生你好,我们的安全就麻烦你了”。

    楚尹没有说话,便转身走开,雪音韵和林琴瞪了楚尹一眼,便跟了上去。心中却是在纳闷,这是保镖吗?怎么像是请来的少爷,连雇主的行礼都不提。

    汪洋给了楚尹一辆奥迪,用来接送雪音韵。三人刚到车近前,忽然一边来了一队人,为首的一个青年一袭白色西装,手里还捧着一副大大的玫瑰花。

    楚尹嘴角微微上挑,看起来雪音韵提前来燕京的消息已经透露了出去。而雪音韵和林琴则是满脸的黑线,心道高尚怎么来了,他不是在苏杭省的吗?

    “音韵mèi mèi我可是整整等了你一星期啊!”白衣男子来到雪音韵面前款款深情道,眼中闪着的温柔足以让那些青涩的少女软到。

    雪音韵没有说话,林琴开口了:“高少爷你怎么来了?”

    高尚眼睛没有离开过雪音韵,下意识地道:“有人说音韵mèi mèi今晚要来,所以我就来了”。

    “什么?”雪音韵惊讶地问道。

    高尚此时才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没有,我知道音韵mèi mèi的演唱会在这周,所以提前一个月就来了”。

    雪音韵狐疑地看着高尚,后者心虚连忙将玫瑰花递到雪音韵的面前:“音韵mèi mèi你也知道我的心意,还望你能答应做我的女朋友”。

    哗!楚尹没有想到这个家伙竟然当众表白了。

    雪音韵俏脸气得通红,只不过带着墨镜看不清,她缓缓地道:“高尚我不知道我这是第几次拒绝你了,这次当然也不会例外”。

    “音韵mèi mèi我对你可是真心真意的,为了你我可以去死!”高尚很是激动。

    楚尹再次震惊,原来这家伙已经表白了很多次了,不禁佩服起他的毅力来,不过对于雪音韵这种绝色měi nǚ不花费一番功夫是不可能躲取芳心的。

    “琴姐我们走!”雪音韵拉着林琴就要上车,高尚见状急忙扑上前来。

    楚尹知道此时是自己这个保镖发挥作用的时候了,立马挡在了高尚的面前,做了个请的手势:“高少爷请回!”

    啪!高尚一下就将楚尹的手甩开:“你是个什么东西!滚!”。

    楚尹微微一笑:“高少爷我是雪xiǎo jiě的保镖,不是你说的什么东西啊”。

    高尚眼中透着怒火,本来被雪音韵再次拒绝就很郁闷,此时却被一个小保镖拦着,这让他怒火蹿升!

    “去你妈的!你一个保镖什么东西!”高尚最终将怒火爆发了出来,一拳朝楚尹的面门轰砸了过去。

    高尚从小就连跆拳道,对自己的身手还是很自信的,现在看到楚尹的身子这么单薄。自信自己的这一拳可以让楚尹满面桃花开!

    不过情况并非自己想像的那样,自己的手像是被一个虎钳给卡住了,而且还缓缓有剧痛直袭脑门而来,自己的手掌像是被碾碎了一般。

    “啊!”高尚脸色苍白,额头的汗珠成股流下。

    “骂我可以,但是带上我妈就不行了”楚尹淡淡地道,但这声音让高尚头皮发麻,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砰!腿起脚落!然后高尚嘴中洒着鲜血横飞了出去。

    “少爷!”

    “小子你找死!”

    高尚的随从此时才意识到自己的主子被人打了,纷纷朝楚尹冲了上来。

    要是刚来的燕京的楚尹对付这些人还有点棘手,但是现在的楚尹已经逐渐恢复了自己的实力。

    不到一分钟七八个高尚的随从全部躺倒在地shēn yín着。

    “你怎么打高少爷了?”林琴愣了半天才问道,楚尹不知道高尚的来历,她可是清楚的很,高家的实力在台湾那可是强势无比,而高尚的父亲高东更是睚眦必报之人,这次他的儿子被一个保镖给打了,恐怕就是雪音韵也要道歉吧。

    楚尹瞥了林琴一眼:“他触犯我的底线”。

    轰!一声,奥迪车轰然离开,留下一地shēn yín的高尚等人。

    林琴担心无比,而一旁的雪音韵倒是心情好了不少,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在她看来这次之后恐怕高尚再也不会骚扰自己了吧。

    秋水酒店,一家低调安静却又fú wù至上的酒店,楚尹暗道自己的师兄真会找地方,这里才符合雪音韵的心意吧。

    果然雪音韵进了酒店,满是欣赏,不住地打量着周围,虽然看不清脸上的表情,但是楚尹能够感觉出来她还是很满意的。

    这次楚尹倒帮雪音韵两人将行礼提到了房间,临走雪音韵问了句:“你住那里?”

    楚尹指了指对面:“只要有什么事,你们直接喊就可以了”。

    “谢谢”雪音韵道了句。

    等关shàng mén后,雪音韵才将自己的墨镜摘了下来,那一张美得天地黯然失色的面庞呈现了出来,在橘色灯光映衬下带着淡淡的光晕,即使是与雪音韵天天在一起的林琴又不禁不住看了几眼,身为女性的她很是疑惑上天怎么造就这样一个妙人啊!

    “琴姐我好喜欢这个酒店啊!”雪音韵像是个小猫一样伸了个懒腰,整个人显得俏皮可爱。其实雪音韵也才十九岁,出道两年的她就已经登上亚洲天后的位置,实属一个异数。

    林琴也是点点头:“汪洋果然很会选地方”,接着林琴眉头紧蹙:“xiǎo jiě我担心高家会报复我的”。

    雪音韵脸色也有点阴沉了:“那也是高尚活该,他要是对我们不利,我就告诉爹地”。

    楚尹今天右眼皮总跳,总感觉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似得,但又不知道是什么事。

    “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楚尹的铃声忽然响了起来,竟然是紫慕情打来的。

    “楚尹你快来,萧潇出事了!”diàn huà那边紫慕情很是着急,这可把楚尹吓坏了,忙问道:“萧潇她怎么了?”

    “萧潇自从今天回来之后就肚子疼得死去活来的,你在那?快点回来吧”。

    “好!”楚尹一口答应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