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天生的衣服架子(求收藏!)

    “这还是我用龙舞针法帮她改善了*质的结果”赛华佗意味深长地道,并且眼睛一眨不眨盯着楚尹。

    “龙舞针法?”楚尹下意识地惊呼道。

    赛华佗面色一喜,眼神灼灼地看着楚尹:“你知道龙舞针法?”

    楚尹点点头:“略知一二,龙舞针法乃是失传已久的上古针法,没有想到在前辈的手里”。

    “真是妖孽啊,不但精通气运针,而且还知道龙舞针法,真是不简单啊”。赛华佗夸奖道。

    楚尹尴尬地摸摸头:“原来那天前辈知道我用的是气运针啊”。

    “怎么会不知道,就当我感谢你的时候,你竟然消失地无影无踪,你个臭小子!”。

    “那天是有急事”。

    “好了,不说这个了,楚尹小子我决定收你为徒,你意下如何?”赛华佗终于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嘎!这个老家伙竟然要收自己为徒?没有搞错吧?虽然他的龙舞针法厉害,但是自己的九转还魂针还要略胜一筹呢,亏本的买卖咱可不干。

    看到楚尹犹豫的样子,赛华佗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自己要收他为徒,他还为难了起来???要知道自己只要振臂一呼,全国拜自己为师的人估计没有几十万也就好几万呢,此时竟然一个小辈还满不情愿的样子。

    “你这是什么意思?”看着楚尹抓耳挠腮的样子,赛华佗终于忍不住了,语气严肃地问了出来。

    楚尹身子一下直了起来,满脸诚恳地道:“前辈你有所不知,我已经有师父了,而且师门有规矩不能拜其他人为师了”。

    赛华佗还想争取一下,厉声道:“是什么门派的,我听听!”。

    “前辈希望你理解,师门也有规定,下山的弟子不能透露自己师门的一切信息”。

    “......”

    赛华佗有点无语了,他也知道楚尹这是在打太极,委婉地拒绝自己。

    “哎!天要让我这一身医术失传啊!”赛华佗仰天叹了口气。

    蓦地楚尹眼中一亮,道:“前辈你把龙舞针法传授于我,这样就不会失传了”。

    赛华佗狠狠地瞪了楚尹一眼,心道好小子,小算盘打得不错嘛,即想学到我的龙舞针法,又不想拜我为师。

    “臭小子想得美!”赛华佗又白了楚尹一眼。

    所谓技多不压身,况且还是上古失传针法龙舞针法。

    这也就是楚尹,听到上古失传针法显得古井无波,这要是其他人肯定会被震惊地晕过去,也包括赛扁鹊等华夏名医。

    楚尹嬉皮笑脸的,讨好道:“前辈你看现在能够使出气运针的人都寥寥无几,况且还是上古失传的针法,我想前辈也不想将华夏的瑰宝埋入土中吧?”

    赛华佗哪能听不出楚尹的意思,现在连会气运针的人都能用手指头数得过来,要是这种极其高深的针法,那就更没有人会了,你不传给我还能传给谁啊,而且同时给自己带上了一顶华夏的帽子。这让自己无法拒绝啊。

    虽然心中这么想,但赛华佗嘴上可不能那么快答应。

    “既然没有人学会,那我还是将我的一生所学埋入土中,华夏已经流失了那么多的瑰宝,也不差龙舞针法了,与其让它落入贼寇手中,还不如让它埋入我们华夏的土地中”。

    “别啊,前辈别啊!”楚尹有点着急了:“这么好的瑰宝不能让它流逝在岁月的长河中啊,我们华夏儿女要将其发扬光大啊!”

    看到楚尹着急的样子,赛华佗老顽童似得笑了笑,心道总算让你臭小子吃鳖了。

    “那怎么办呢?”赛华佗一脸的为难,不过并没有看楚尹。“要不我传给那个雪丫头吧?”

    “......”

    楚尹满脸的黑线,赛华佗竟然要将龙舞针法传给雪音韵。

    “那啥,前辈,雪xiǎo jiě可是一点针灸基础都没有啊”。

    “没事,我发现雪丫头在中医方面颇有天赋的,只要我精心调教,肯定会学得龙舞针法的一点皮毛的”。

    楚尹满脸堆笑:“前辈这种小事就不用麻烦你了,你就将龙舞针法传给我,我来教雪xiǎo jiě”

    “哈哈,臭小子不逗你了,不管你拜师为否,于情于理,这套针法都会传给你的,”忽然赛华佗哈哈大笑道。

    “额!”楚尹才意识到,自己被耍了。

    不过上前给赛华佗鞠了一恭:“既然叫不了前辈师父,那楚尹斗胆称前辈一声老师吧?”

    赛华佗捋着白羊胡:“好好好!哈哈!那我认下你这个弟子了!”。

    虽然楚尹和赛华佗之间以学生老师相称,但是两人知道这不仅不会违反楚尹师门的规定,而且也不会乱了赛华佗的授艺之礼。

    接着赛华佗从怀中取出一本发黄的书卷,楚尹知道这可是价值连城的瑰宝,也许在别人眼里只是一本只能买废纸的书籍,但这在医学界,特别是中医领域,给座金山都不换的宝贝啊。

    楚尹将发黄的书卷宝贝似得捧在怀里,这一点赛华佗很是满意的。道:”针法在上面,你先去看看,不懂的问我。还有就是一定不要让第三个人知道,否则将招来杀生之祸“。

    听到赛华佗的嘱咐,楚尹郑重地点了点头。

    到了中午,雪音韵接到了diàn huà,说是自己的团队来了,而且下午还要去京华大学排一段广告。

    告别了赛华佗,楚尹将雪音韵送到了秋水酒店。

    果然门口已经聚了许多人,其中不乏扛着长枪短炮的记者。

    八名大汉为雪音韵撑开了一条通道。

    “雪xiǎo jiě你是什么时候来到燕京的?是为了什么事来的?”

    诸如此类的问题不绝于耳,雪音韵带着大号墨镜低着头急促地往酒店走去。

    看得出来雪音韵很烦,楚尹身子向前一探,厉声喝道:“都给我闭嘴!”

    这一声厉喝,着实将在场的人吓了一跳。

    这个人是谁?这是所有人心中的疑问。想归想,但是大家手中的长枪短炮却一刻也没停下来,咔嚓咔嚓拍摄个不停。

    同时一条标题也被拟了出来:亚洲当红女星雪音韵的贴身保镖or神秘男友。

    这倒不是记者危言耸听,关键是楚尹今天的气质有点太引人瞩目了,赛华佗没有舍得穿的藏蓝色中山装穿在楚尹身上很是得体,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乌黑深邃的眼眸,泛着迷人的色泽;那浓密的眉,高挺的鼻,绝美的唇形,无一不在张扬着高贵与优雅,楚尹立时成了场中的焦点。

    楚尹也感觉也不对了,怎么这帮狗仔队通通将家伙朝自己身上招呼呢。

    见状,楚尹身子一闪,立马消失在众人眼帘之中,下一时刻所有记者手中的shè xiàng机都掉到了地上摔得粉碎。

    “你怎么这么野蛮?”

    “我要告你!”

    所有的作者都不满起来,就当楚尹心中暗自得意的时候,忽然发现角落里面有几道身影鬼鬼祟祟的离开。

    妈的,竟然还有狗仔队的狙击手,防不胜防啊!

    摆脱一群要讨回公道的记者楚尹径直走进了酒店,留给众人一个潇洒的背影。

    “韵韵这位是你的男朋友吗?好man!我的小心脏啊!”忽然一个打扮的很娘气的家伙冲了上来,将楚尹着实吓了一跳。

    细细看去,只见这个人穿着个白色的紧身裤,小腿细得跟自己的胳膊一样了,上身穿着个粉色v领长袖,脖子上带着细细的白金链,白皙的面庞浓妆艳抹打扮地极其妖艳,两个耳朵还带着耳钉。

    呕!

    楚尹差点一口吐了出来,还好楚尹今天在赛华佗家吃的比较清淡。

    “丹尼不要乱讲,这个只是我的保镖而已”雪音韵很明显被丹尼说得面色绯红了下。

    丹尼玫瑰花瓣一般的薄唇长得大大的:“韵韵你没有搞错吧?这可是王子,那里是是什么保镖?”

    “······”

    楚尹满脸的黑线,都是中山装惹得祸啊,没办法,谁让咱是天生的衣服架子呢。穿上中山装立马变王子。

    雪音韵也是一脸黑线,不过细看楚尹确实太有王子的气质了,一举一动,一言一笑,贵族气质显露无疑。

    雪音韵都有点糊涂了,这家伙是保镖吗?更像王子啊。

    “这位姑娘,我确实是雪xiǎo jiě的保镖”楚尹忍着想笑的冲动把话讲了出来。

    “哎呦,怎么能叫人家小姑娘呢,人家是纯爷们呢”说着丹尼还扭了一下xìng gǎn的小屁股。

    噗!

    楚尹再也忍不住,一口水喷射了出来。

    “哎呀,你怎么能乱吐口水呢,还吓了人家一跳呢”丹尼的爹声爹气让楚尹快要疯了。

    “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正值此时楚尹的手机响了起来。

    “喂,哪位?”楚尹真想好好感谢打diàn huà的人。

    “小处啊,你这几天日子可是过的真爽啊,连学都不来上了,那个啥,学校领导让我们紫语武馆担任这次演唱会的秩序管理员,现在要求你回来呢”。

    “好的,没问题,我一会就到”。

    ps:明天就要上架了,三十更爆发哦,如果本月能够进鲜花榜前十五,再加更十章!好了,明天求各种支持!明天战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