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四章、怕你们把我玩坏了!

    第四十四章、怕你们把我玩坏了!

    相同的茶馆,相同的位置。

    只是,人的心境却格外不同。

    方炎能够感受到坐在对面的黄文强看向自己的眼神带有强烈审视的味道,这样的眼神在陆朝歌的身上感受到,在所有他遇到的人身上都能感受到。

    男老师和女学生之间有fēi wén,而且对象还是初中生,这样的事件足够把他钉在耻辱柱上面。

    沉默良久。

    黄文强轻轻叹息,说道:“方老师,事情不好办呐。”

    方炎笑,说道:“你相信我?”

    “相信。”黄文强指着正在泡茶的方炎,说道:“事情要是真的,你哪还有心思这么悠哉悠哉地泡茶喝啊?怎么?你这是心中早有定计还是已经做好了最坏的准备?”

    方炎用竹镊把茶杯送到黄文强面前,说道:“黄主任有没有办法帮我?”

    黄文强是《华夏都市报》的资深记者,也是时事采编部的主任,所以方炎叫他黄主任。

    黄浩然摇头,说道:“我也是从媒体同行那边知道这件事情,他们都说手上有猛料要爆出来----我找人打听了一些,据说这件事情背后有人推动。按照那些家伙打鸡血的工作状态,怕是收了别人不少润笔费。”

    方炎眼神凛冽,瞬间又恢复如常,问道:“知道是谁在背后推动这件事情吗?”

    黄浩然笑,说道:“方老师,你人年轻,社会经验还不是太丰富----这样的事情,自然是解铃还需系铃人。咬住一条线就够了,对不对?”

    “是我愚昧。”方炎摇头苦笑。“自从家里出来,身上发生了一连串的事情----看来,教人识字这种文雅事确实不适合我,打打杀杀才是我人生的归宿啊。”

    “话不能这么讲。”黄浩然郑重看向方炎,说道:“方老师,千万不要气俀。你可能还不明白,在很多学生眼里,你的存在有着什么样的意义-----黄浩然第一次求我办事是因为你,黄浩然拿着一篇被你点评过的诗歌回去念了一遍又一遍,黄浩然对你的教学方法赞不绝口,现在还在努力练习尝试着倒背《道德经》。”

    “这一切,都是在你成为朱雀中学的老师之后发生改变。以前,他的骄傲让我为之骄傲,现在,他的谦逊也同样让我为之骄傲。做为一个父亲,我更希望他成为一个谦逊有内涵的人而不是一个有内涵却过度骄傲的人。”

    “黄浩然对我说过,他说他每天都在期待上语文课,因为每一节课你都会给他们带来惊喜。”黄文强一脸诚挚的看向方炎,说道:“我也同样在期待着,期待着你给黄浩然,给无数个黄浩然带来无数次的惊喜。”

    方炎没想到黄文强会突然间对他说这么一大段‘表白’的话,他能够感觉到他对待自己的诚心,他能够感受到他对自己这位看起来不是很称职的老师的尊重。

    方炎真是被感动坏了!

    “我会把这件事情解决好的。”方炎说道。“他们觉得我是一个好老师,我不知道我能不能成为他们所想象的那样----至少,我不能成为一个坏老师。”

    “我会和媒体同行打声招呼,也会和教育部门打个照面,在没有充分证据的情况下恶意报道老师和学生的恋爱fēi wén会在整个社会带来非常恶劣的影响,对老师和学生的名誉也影响严重----如果处理不好,有可能毁掉了学生的一生。这种事情一定要慎重。”黄文强说道。“还有什么我能够帮忙的,你也不要和我客气。”

    “剩下的事情交给我来处理吧。”方炎笑。“你说的对,解铃还需系铃人。”

    -------

    -------

    光头很谨慎,从医院里出来后,扫视了四周一大圈,没有发现可疑人物,这才快步朝着一辆白色的大众车走了过去。

    拉开车门上车,车子缓缓驶出医院大院。

    方炎的脑袋出现在一辆黑色面包车的窗口,指着前面那辆尾号为098的大众车,说道:“师父,麻烦跟上去。”

    “没问题。”干瘦的司机爽快的答应着,快速发动了车子。“只要是被我一剑峰车神盯住的猎物,就别想从我的眼皮子底下逃跑-----兄弟,麻烦提个醒,车子往哪边拐了?”

    “左边便利店。”方炎没好气的说道。这一剑峰车神也太逊了吧?

    “哎哟,那小子竟然给咱们玩潜伏----哦,是去买烟。”一剑峰车神伸手摸了摸烟盒,又把烟盒给丢了回去,嘿嘿笑着,说道:“差点忘记了,小兄弟你不抽烟。”

    “你自己抽,不用管我。”方炎说道。

    “那可不行。”一剑峰车神摇头。“你不抽,我一个人抽,那不是让你抽我的二手烟嘛?我们黑车司机也是有职业素质的。”

    “------”方炎决定以后再也不和人谈职业素质这种东西了。

    大众车再次发动,面包车紧随其后。

    “兄弟,你是侦探?”

    “什么?”方炎一愣。

    “就是专门给人查案子查丈夫包养èr nǎi小三感情出轨什么的。”一剑峰车神笑呵呵地说道。“就跟名侦探柯南一样。”

    “名侦探柯南也帮人查感情出轨?”

    “应该查过吧?”一剑峰车神也不是很肯定。“你就是做这种职业?听起来忒神秘。”

    “竟然被你猜中了。”方炎‘承认’了。承认的原因是因为他不想让一剑峰车神询问更多的问题。他指着前面的大众车主,说道:“那家伙的èr nǎi雇了我,查查他今天晚上有没有回去跟老婆一起吃饭----”

    “真的是侦探?你们还招人不?”

    “看你表现。”

    “你就瞧好吧。”一剑峰车神一踩油门,面包车朝着大众车狂冲而去。

    “慢点慢点注意隐蔽-----”方炎赶紧提醒。

    --------

    面包车在一家叫做‘御龙’的夜总会门口停了下来,方炎看着夜总会门口那一排排白哗哗的大腿,眉头再次紧皱在一起。

    这种地方,他不熟啊。

    “用帮忙不?”一剑峰车神腆着脸问道。

    “暂时不用。”方炎付了剩余的车资,说道:“留张名片,等候面试通知。”

    “好好好。我随叫随到。”一剑峰车神很激动。“你不知道,我可崇拜柯南了。”

    砰----

    方炎已经推开面包车的车门,朝着御龙夜总会大门口大步走了过去。

    即将走到门口的时候,把手里的手机贴到耳朵,大声说道:“王总,我就上去了。你们先喝着不用等我----明白,我们今天晚上不醉不归----”

    迎宾经理看到客人shàng mén快速的迎了上来,方炎对她摆了摆手,她又立即退了回去。

    看来这位是御龙夜总会的熟客,而且已经有朋友订好了包厢。

    光头正在等电梯,一个身穿红色旗袍的女孩子陪伴着他。两人看起来很熟络,光头做一些揩油动作,女孩子也只是把他推开却并不生气。

    方炎把手机揣进口袋,走到光头身后,拍拍他的肩膀,喊道:“光头哥-----”

    光头转身,看到站在身后的方炎满脸惊恐,张嘴正要说话时,却发现自己的肩膀锥心般的疼痛。

    这痛实在太痛,让他口不能言呼吸不畅,眨眼之间,额头竟然已经出现了密集的汗珠。

    方炎用金钟玄阴指扣着光头肩膀上的命门穴,笑呵呵地说道:“光头哥,你也是来找狼哥的吧?狼哥给我打diàn huà,让我到这边来见他----”

    旗袍女人看到俊俏的方炎,眼神立即变得明亮有神,笑嘻嘻地问道:“这位帅哥很面生?第一次来吧?你和德哥认识?”

    “认识。我和光头是多年的好兄弟。”方炎笑着说道。

    女人就掐了光头的胳膊一记,说道:“光头哥真不够意思,有这么英俊的朋友也不带过来玩。”

    “他怕你们把我玩坏了。”方炎羞涩的笑着,说道。

    “怎么会呢?光头哥把我们想成什么人了?”女孩子娇嗔着说道。“我们会好好招待你的。”

    电梯到了,女孩子抢先一步走进电梯,直接按了数字‘3’。

    方炎知道,自己的猜测果然是正确的。狼哥就在这御龙夜总会,而且他们所在的包厢应该在三楼。

    光头只觉得身体发软,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了。

    他很想一屁股坐倒在地上,但是方炎的那只手轻飘飘的搭在他的肩膀,就像是搭着他的生命。他的身体已经完全不受自己控制。

    他痛苦不堪的时候,他的老相好却和方炎在打情骂俏,这让他的身体更加的难受起来。

    “臭婊子,看我回头怎么收拾你。”光头在心里诅骂。

    电梯在三楼停下,旗袍女孩子在前面带路。

    音乐喧嚣,一排排长腿女孩子在黑色zhì fú的经理引领下在不同的包厢穿棱。当有客人把她们点下,她们才会结束这种必要却又屈辱的巡游。

    虽然方炎一直搂着光头的肩膀,却也没引起其它人的注意。在夜总会称兄道弟的人多了,这种行为实在算不得什么。

    轰-----

    旗袍女人推开308包厢的大门,转身对方炎和光头说道:“狼哥在里面,你们进去吧。”

    “谢谢。”方炎感激的说道。

    “你比他们都有礼貌哦。”女孩子对着方炎抛了个媚眼,说道:“光头哥可从来都没对我说过谢谢。”

    “那是因为光头哥觉得和你关系比较亲密----”方炎说话的时候,已经搂着光头哥走进了包厢。

    狼哥左拥右抱,搂着两个女人在唱歌,还没有感觉到危险降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