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五章、不成熟!

    第四十五章、不成熟!

    包厢里灯光昏暗,男男女女十几人。大家的眼神要么被怀里的měi nǚ占据,要么被大屏幕上的mtv吸引,没有人注意到此时推门走进来的光头以及跟在光头身后的方炎。

    这样的情况让光头哥不知如何是好,站也不是坐也不是,只能回头等待方炎的指示。

    方炎打了个眼色,于是就搂着他坐到包厢最左侧的角落。

    一个鹅蛋脸女孩儿正在点歌台点歌,看到光头坐过来,讨好地说道:“德哥,你想唱什么歌,我帮你点?”

    “不用。”光头黑着脸说道。

    “不要这样嘛。”女孩子以为光头心情不好,嘻笑着说道:“给你点一首你最喜欢的《战斗不胜》?”

    《战无不胜》是香港diàn yǐng辉煌时期《古惑仔iii战无不胜》的主题曲,只要是在道上混的,都把郑伊健演的陈浩南当成自己的男神偶像,对他演唱的每一首歌曲都异常熟悉,有很多资深粉丝甚至能够背下他的每一句经典台词。

    光头也是陈浩南的铁粉,以前每次到夜总会来玩都会点郑伊健的《战无不胜》、《热血燃烧》、《刀光剑影》等歌曲和他的兄弟们嘶吼个痛快淋漓。

    有那么一瞬间,他们甚至觉得当一个古惑仔是这个世界上最姓感最爷们最有理想前途的事情。

    当然,没钱交房租偶尔饿肚子的时候也会反思自己是不是走错了路。

    可是,今天的情况却有些不一样。

    女孩子说要给光头点《战无不胜》,让光头觉得即羞辱又愤怒。

    我他妈的要是能战无不胜我现在被人掐着脉动弹不得跟条戴着链子的狗一样任凭别人的指挥使唤?

    鹅蛋脸看到光头shā rén般的眼神,也有些怕了,嘀咕着说道:“不唱就不唱嘛,干嘛用这种眼神看人家-----你想唱什么自己点。”

    女孩子说完,就起身跑开了。她本能的感觉到了危险。

    “对女孩子要温柔。”方炎对光头说道。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除非那个女人叫叶温柔。”

    “--------”光头的嘴巴张成了o型。叶温柔是谁?听起来是一个很温柔的姑娘嘛。

    方炎捅捅光头的肩膀,说道:“给我点一首歌。”

    “------”光头很是震惊的看向方炎。大哥,你是打是骂直接表明态度啊,拖拖拉拉的干什么?这是你唱歌的地方吗?

    “《热血燃烧》。”方炎琢磨了一番,选了一首比较应景的歌曲。唱陈浩南的歌曲比较容易和小混混们打成一片嘛。

    光头无奈,只得点了方炎要求的歌曲。

    狼哥的一首《为什么相爱的人不能在一起》恰好结束,赢得包厢里众人热烈的掌声。

    《热血燃烧》的音乐响起,狼哥并没有放下话筒,而是跟着节奏很有气势的唱起来:

    是你我找不到

    绝望罢了的态度

    人在危难之间

    你总赶到

    -------

    方炎原本想独唱呢,现在的情况下,只好和狼哥来一个大合唱了。

    岁月无情仍愿意

    为你闯开新故事

    情和义今天我知

    是我不需一再怀疑

    ---------

    两人越唱越是动情,也越唱越是jī qíng。

    一个声音粗旷嘶哑,一个粤语标准清亮,这么一配合竟然有着难以想象的美感。

    一曲结束,叫好声口哨声掌声疯狂的响起。

    狼哥丢下话筒,端起面前的酒杯大声喊道:“痛快。太痛快了。刚才是谁陪我唱的?咱们兄弟干一杯。”

    方炎端起面前不知道谁的酒杯,说道:“是我是我。”

    “是新来的兄弟。面生。”方炎身边的一个大胖子说道。说话的时候,一只胖手还在怀里女孩子的胸口摸索着。

    这让方炎对他极度的不满,对女孩子要尊重------

    狼哥端着酒杯跑了过来,走到一半看清楚方炎的长相时,思维瞬间停顿,脚步还习惯姓的朝前迈去,差点摔了个狗吃屎。

    “狼哥,你没事吧----”小混混们看到狼哥差点摔倒,都冲了过去要扶着狼哥。

    狼哥眼神凌厉的盯着方炎,喊道:“方炎----”

    “是我。”方炎高兴的挥手。

    “------”光头看方炎的眼神像是看白痴。这货到底是想玩什么?

    站在狼哥身边的小混混们也都呆住了,敌人什么时候打入他们的队伍内部了?

    “你怎么会在这里?”狼哥眼神凶恶的瞪着坐在方炎身边的光头,狠声问道。

    方炎指了指光头,说道:“光头哥带我来的。我们一起去医院看黄毛,他说狼哥在这边唱歌,就邀请我一起过来玩玩-----”

    “光头-----”狼哥咬牙切齿的叫着光头的外号。要是眼神能够shā rén的话,光头的光头就已经爆裂开来掉落在地上了。

    “狼哥,我没有----我没有邀请他来。”光头急了,赶忙解释着说道。这要是让老大误会了,他以后还怎么在道上混啊?“是他跟踪我。他跟着我去了医院,然后又到了这边----我没有说过狼哥在这边唱歌,也没有邀请他过来。”

    “怎么来的不重要。”方炎很是豪爽的摆手,说道:“关键是咱们兄弟投缘。来,狼哥,我敬你一杯,敬刚才的那首《热血燃烧》。歌逢知已千首少,一会儿咱们再合唱几首。从今天晚上开始,以前的那些恩恩怨怨就此一笔勾消。”

    方炎一抬脚,狼哥就赶紧后退。

    他满脸谨慎的盯着方炎,说道:“方炎,我警告你,你不要乱来-----不然我会报警。”

    报警?

    方炎的蛋都被气抽筋了。

    你他爸是混混好不好?你他大爷的是liú máng好不好?

    你是黑jǐng chá是白,黑白不能相容,你们是敌人是对手-----你怎么可以报警呢?

    法制社会,到底还讲不讲职业道德了?

    看到方炎脸色瞬间多变,狼哥就更加的小心翼翼。

    他站在一群小混混们中间,喝道:“方炎,你赶紧出去,这里不欢迎你----”

    “我不走。”方炎说道。“你们打我我也不走。除非你告诉我说咱们以前的恩怨一笔勾消。”

    方炎过来找狼哥就是解决问题的,问题还没有解决,大家还没有握手言和同饮一杯酒用力摔破杯子拥抱在一起你擂我胸口一拳说一声铁汉子我擂你一拳说一声好兄弟你再擂我肚子一拳说从此以命换命我再一脚踢你裤裆说去你妈逼------

    “-------”狼哥快要哭了。傻逼才去打你呢。你就是一个人形陷阱你当我们不知道吗?

    “狼哥,这小子是什么人?兄弟们艹家伙干他。”

    “到我们四爷的场子来撒野。我看你是不想见明天的太阳了-----”

    “狼哥,咱们还是报警吧-----”

    --------

    包厢里面,有几位是第一次见到方炎。所以不知道他身手的厉害,还准备报名号把他吓走或者叫兄弟把他打走。

    但是,狼哥带来的那些和方炎打过交道的小弟们都赞成报警的提议。

    如果不是伤心欲绝,谁会把尊严踩在脚底?

    “你们唱你们的。”方炎很随意地说道。他对着狼哥招了招手,说道:“狼哥,过来,咱们好好谈谈。”

    狼哥不动。他怕自己又要落入狼口。

    方炎冷笑连连,讥讽着说道:“怎么?江湖上大名鼎鼎的狼哥就是这么大的胆子?我看你还是把外号给改了吧。以后不要叫狼哥,叫鼠哥比较适合。”

    “欺人太甚。”狼哥果然受激,脸红脖子粗地吼道:“你要谈什么?”

    “你为什么要陷害我?”方炎问道。他一直都是一个很坦率直白的男人。

    “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狼哥否认。

    “我来给你上上课。”方炎说道。“我被学生带去酒吧唱歌,你在舞池里对我的学生动手动脚。这第一个回合,是不是你的错?”

    “--------“

    “做为一名老师,我当然不能眼睁睁地看着我的学生被liú máng欺负----你别生气,你不就是个liú máng吗?当时你还吆喝着男人不liú máng女人不疯狂,是不是?我让你道歉,你不愿意。然后找我单挑----我就把你给揍了。你非礼我的女学生,我把你打了。这第二个回合----咱们算是平了,对不对?”

    “-------”狼哥读书不多,但是,他还是觉得自己被方炎给忽悠了。事情还可以这么来算吗?

    “前两天你带人去朱雀中学门口等我,咱们相谈甚欢握手言和。虽然你不配和我做朋友,但是,我还以为以前的事情就一笔勾消了呢。结果你又给我来了这么一出-----你让人抬着抹了人血的小黄毛到我学校门口干什么?你找那些记者过来干什么?想把我名声搞臭?想把我赶出学校?”

    “-------”

    “不成熟啊。”方炎感叹地说道。“处理问题的方式太不成熟了。你好好想想,如果我失业了,我会去做什么?liú máng。我要是成了liú máng,不再受学校和道德规范的约束,你觉得你还有好曰子过吗?”

    “--------”狼哥大惊。

    听方为这么一分析,他好像确实犯了一个很严重的错误。

    面前的这个家伙要是成了liú máng,他们这些liú máng不都得从良?

    (ps:月票红票,统统都要要要要要!!!)